晦朔璃灯

人间已晚,山河已秋

【伪全员】震惊!是什么让同事们集体发疯!

内含楚/邱/郑/蔡/高/南/原(少量南原)
中元节给你们讲个鬼故事吖~
现代设定
欢脱向,伪全员
有bug请见谅
不是人设互换

今天早晨,你正窝在家里撸猫,忽然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你以为是外卖小哥,结果一开门看见楚留香西装革履人模狗样的站在你面前,拿着一束花:“小友,要不要做我女朋友?”
“张洁洁怎么办?”你搂着自家主子,一脸狐疑。
“张洁洁是谁?”楚留香一脸茫然,“小友,我不知道您最近又看了什么电视剧,但是您要相信我的爱天地可鉴。”
这他妈又是什么土味情话!楚留香你的撩妹水平是一夜之间退化了吗?
你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今天不是愚人节……
mmp你哪有四月份就穿大短裤宅在家喝豆汁儿的经历啊!
“小友不在意为什么我会用‘您’这个称呼吗?”楚留香眨巴着卡姿兰大眼睛,像个幼稚园的娃。
“呵呵谢谢你的尊敬我知道正确答案是我在你心上而且不要yy为什么我用你不是因为我的心在你那里而是因为你是第二人称代词而且不会和你的土味情话产生误会谢谢再见。”你面无表情的倒完豆子而后拍上大门。
你听见花落地的声音,从猫眼里瞄一眼,差点把门拆了:楚留香你居然送菊花!还是粉嫩嫩的!
你为了避免和门外楚留香的纠缠,果断跟公司销假,翻窗跳了出去。中途被玫瑰花野蛮生长的刺刮了一下裙子,而后你的欧根纱裙子就勾、丝、儿、了!你拖着两条超长的纱线奔跑就像刘翔冲过终点线就差披个国旗而后你一头扎进地铁一号线的列车里。
你觉得有个人眼熟,试探的叫了一声:“师哥睡过头了?你今天有点晚哦?”平时你踩着点打卡上班,叼着早餐奶飞奔到工作岗位的时候,邱居新往往已经把他的多肉伺候好开始工作了。今天怎么这么晚,难不成睡过头了?
邱居新深深的看了你一眼,出人意料的开了口:“什么睡过头,老子像是和你一样的人吗?今天下楼的时候去了物业交水电费又被人拉着问有没有对象老子烦的都快驾鹤西去了。我现在只想遁入空门剃发为僧青灯古佛每天晨钟暮鼓嚎阿弥陀佛和福生无量天尊!”
他突然说了这么多话你一时接受不了,只能小声说一句:“那什么,福生无量天尊是道教的……”
邱居新瞪了你一眼,你立马闭嘴了。
现代人啊,压力太大了,不发泄发泄迟早憋出病来。
你想起来包里有张KTV的折扣卡。
“择日不如撞日,今天造作一下吧。”

你打了卡,坐下后发现不对劲。
你的前方鼾声如雷,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一个人就营造了一个装修团队的氛围。
你忽然意识到面前是工作狂人郑居和。可能管财务的都精打细算会过日子,郑居和每天上班绝对不浪费时间,每天勤勤恳恳,最后年底加班永远是最快的那个。励志攒钱在二环内买个学区房,虽然如今只买得起一个马桶。
“师兄?”你推了推郑居和有板有眼的“身价十亿”发型,有点心疼。你说说,工作那么累,最后买个马桶还不如及时行乐每天精力充沛。
郑居和抬起头来,睡眼惺忪,紧皱的眉头显然是在告诉大家他有起床气,然而看见是你以后,郑居和居然没发火,只是蹭了蹭你的手,然后压着你的手继续趴着睡。
你呆愣在原地,莫名想起来自家主子每天的叫早服务,不禁内牛满面:主子,你要是这么贴心我绝对给你每天一罐猫罐头!
“啧,干嘛呢?”萧疏寒敲了敲你的头,你立马把手收回来,一脸正经:“经理早上好!”
萧疏寒一改平时冷漠面瘫禁欲美男子的风格,和煦的笑着大发慈悲的揉揉你的头发,你却一个激灵,把这个视为萧疏寒对于你“每天早上踩点上班就算了还要撒狗粮污染环境”的扣奖金警告,但是你真的很想告诉他,这真的是郑居和先动的手。
还有,明明有个人在睡大觉为什么不叫醒他啊喂!就因为是同一所大学毕业就能法外开恩吗喂!
你在脑子里刷了一波弹幕后,露出八颗牙的职业微笑,坐回位子上对着电脑工作。
“啪”,一盆仙人掌放在你的电脑前,你一抬头看见蔡居诚一脸严肃:“桌上一盆绿植都没有,你迟早得被辐射到变异。”你受宠若惊的盯着蔡居诚,而后解释道:“我BB霜是防辐射的……”你看见蔡居诚脸色沉了一分,便笑着说,“也不如蔡哥的仙人掌好使……”蔡居诚这才点点头,扔给你一小盒巧克力,你看了看,是某时季节限定。你眉毛惊悚的抖了两抖,听见蔡居诚坦然的说:“你不是中午经常没时间吃饭吗?”
这下是你的心脏瑟瑟发抖了,蔡师兄什么时候和自己说话不别扭了?!
“蔡哥,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
“傻子,关心你还成了病了?”
这什么宠溺语气!你鸡皮疙瘩一身一身的,强笑着拿杯子去茶水间倒水。
方思明拿着个保温杯,你瞄了一眼,是红彤彤一片浮尸一样的枸杞。
“明明最近……挺养生的哈?”
“嗯!”
“可是我看你没掉头发啊?”
“嗯。”
“……你是不是只会这一个字?”
“嗯?”
你叹口气,欣慰的看着方思明,好歹和以前的嗯嗯师兄不一样,还进化出第三种表达方式。

今天注定是梦幻的一天。

临近下班时,你发现经常和自己一起买东西砍价忽悠老板的南无生不见了,问起来呢,说是提前回去给他的大艺术家做饭去了。
“他不是说什么‘君子远庖厨’吗?”你把某时巧克力分给办公室的人,看见郑居和依然睡的人事不知就没叫他。
“谁知道。要是我说,南无生一天到晚和个传销头头一样忽悠人,谁瞎了和他过?”一个同事小声说道。
“呵呵,上次萧经理心情不好,他知道后就忽悠着让我把文件送过去,我一进去,wc,经理办公室简直就是个冰窟!”
“不过总算有人收拾他了,虽然那个艺术家真的是瞎。”高亚男提前整理起背包。
“……有没有歧义?”你托着腮看她。
“没有,真瞎。”
“……靠。下班后去不去KTV,豪华包房。我看你们压力好大的样子。”
郑居和“蹭”的一下坐起来。
“你只有在我们压力大的时候才请我们吗?”邱居新吐槽。
“额,钱要花在刀背上。”

你在KTV里觉得这个世界更混乱了:邱居新抱着麦不撒手,颇有接替南无生当麦霸的架势;蔡居诚夺下你的啤酒给你换成原谅色的奶茶,然后把整个果盘推给了你;方思明坐在角落安安静静刷副本做任务,好像以前那个一边唱一边跳《极乐净土》的那个大佬已经被保温杯里的中年光辉给逼得一心向道了;还有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萧疏寒,笑眯眯的开了直播用颜值骗网友刷礼物……
哦,崩坏的一天。
你被生活打击的腿软,唯一算得上正常的高亚男扶着走回小区,远远的看见楚留香的宾利还停在你门口,你果断和高亚男告别,放弃走正门,从窗户翻进去。回头关窗的时候发现高亚男收起手机,你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打开微信,高亚男私发给你了一堆照片。
“wc姐你别搞我!”你看着那一堆裙底照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向南无生学一下洗脑术让她删照片。好在高亚男只是意味深长的对你一笑,而后当着你的面删了所有照片。
你长舒一口气,洗把脸倒在床上关上灯后,听见外面的宾利开走了,便欣慰的闭上眼。

早晨,你被你家主子准时叫醒后,又听到了敲门声,你从猫眼一看,又是楚留香!
你打开窗,看见了触手可及的云彩。
你想起来你家其实是在3楼!
你没有办法,只好给楚留香开门。
楚留香依旧西装革履人模狗样,抱着一捧菊花:“说好了今天早起去看看徐奶奶,怎么还不着急,是想堵死在路上吗?罐头没叫你?”
罐头是你家猫。
你想起来了。
徐奶奶是你俩老街坊+小时候的免费饭票,去年去世了。

你在车上打开手机,发现今天是中元节。
还有一条说说的点赞消息。
那条说说写着
“什么时候
萧经理不面瘫了
蔡居诚不傲娇了
邱居新不寡言了
高亚男不正经了
南无生不洗脑了
楚留香不会撩了
郑居和不勤快了
方思明不造作了
我这个穷人才敢请你们吃饭”

你摸了摸钱包,里面那张KTV折扣卡的有效期到昨天……

呵,见鬼。

评论(11)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