晦朔璃灯

人间已晚,山河已秋

【楚/邱/方/原/萧×你】今天也要好好学习(谈恋爱)

ooc会有
名字乱取
现代高中paro
甜饼尝试
有bug请见谅
BGM《可以可以》——西瓜JUN
分为老师组和学生组两组
学生组已更新,请在我的主页找

【误人子弟组】

[楚留香·班主任]
楚老师曾一度占据校园论坛话题榜第一。
“楚老师终于有女朋友了!”你的前桌和同桌八卦着。
“昨天那个圆脸戴眼镜的黑长直?”
“诶!!!不是前天那个瓜子脸的大眼妹?”
“他到底有多少前女友和女朋友?”
“大龄单身不是没有原因的!”
你趴在桌子上,翻了个白眼。
呵,女人(就跟你不是一样)。
“班长,去你们班主任办公室。”

“找我干嘛?”你没好气地瞪着楚留香。
楚留香伸手捏了捏你的脸,一如既往地笑眯眯看人。“怎么和老师说话的?目无尊长。”他从抽屉里面拿出一袋面包和一盒酸奶递给你,“在这里吃完,以后不许不吃早饭。”
你咬着面包,含含糊糊的说:“哇你偏心哦,咱们班没几个去吃早饭的,你怎么不挨个送早餐啊?”
楚留香立刻贴近你,一脸正色:“你不想想咱们班多少人,每天送早饭,我工资不出两天就败光了。”
他忽然凑过来,舔掉了你嘴角的面包渣,丝毫不在意你通红的脸:“工资没了,拿什么养你?”
你默默地看着富二代哭穷。
呵,男人。

[邱居新·政教处]
“老、老师,您找我?”
邱居新在一堆红头文中抬起头来,眼镜片后少见的露出一丝不悦。
“嗯。拿出来。”
“什么?”你一脸懵逼的看着他,“邱老师,我没带手机啊?”
“昨天下晚自习。”
能不能多说两个字啊亲爱的邱老师!
“晚自习晚自习……哦哦哦。”你从包里掏出一个粉红的信封,“这个?”
你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脸又黑了一度。
你 吞了口口水:“我我没答应啊,原来想着今天早上还给他来着,谁知道老师您直接把我拎过来了。”
“还有。”
“嘎?”你疑惑翻翻书包,生无可恋的从书包里面又拿出来一沓,“老师,这些都是他们偷偷塞的……”
邱居新仔细的浏览着情书上的一个个署名,每看一个就要皱一下眉。最后他直接把信往桌子上一扔:“追你的都是些什么人。”
“……”老师,这个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啊!
书桌上一堆粉红的情书里,忽然露出了一角青色,你看了脸色“唰”的一下白了。
邱居新把那封信拿出来,上面是手绘的一只青鸟。
“日期是……两个月前的。怎么不还回去?”邱居新身上的乌云全部消散,嘴角甚至还带了点笑意。
“没落款啊……况且这是我收到的第一封情书,有纪念意义。”你越说声音越小,头几乎要低到胸口去了。
“嗯。”邱居新微笑着把情书递给你,对上你不解的眼光,柔声道:“收拾好。”
“不要还给我。”

[方思明·舞蹈老师]
你在舞蹈室里喊着节拍压腿,听着小姑娘们叽叽喳喳的议论新来的舞蹈老师。
“听说是国外名校毕业!”
“我好像看见过他的档案,照片可帅了,还染了头,要多文艺有多文艺!”
“嘘,老师来了!”

“同学们,大家好。”走进来的男子穿着练功服,银色的长发扎成低马尾,仪态优雅就像欧洲贵族。
你旁边的人紧紧抓着你的手,无声的尖叫,一副呼吸困难心肌梗死大限已至的模样。
你已经无暇去管自己被攥的咔咔响的手了,只觉得这个世界像三峡大坝的长江水一样哗啦啦的向东而去。
你的邻家大哥哥没有成为你的男朋友,成为了你的老师……
这是什么神剧情!

放学后,你被以“准备省级比赛”的理由留了下来。
“所以你还不打算开始指导吗?”你又吃下一块他喂给你的火龙果,尴尬的看着方思明。
方思明点点头示意开始,起身在一边的钢琴上弹着节拍,目不转睛的盯着你看。你被他盯的抬不起头来,红着脸跳了几步,就听他说:“停,保持这个动作。”
你看见他一步一步走来,心如擂鼓,只能闭上眼不看他。
“抬头。”方思明站在你背后,轻捏着你的下巴让你抬起头。“腰立起来,又不是老太太。”他用手扶着你的腰,温热的触感透过紧身衣,你觉得那里简直就像在被火烧一样,窘迫的脸更红了。那双极其好看的手顺着你的脊背向上,又沿着胳膊运动,自然的握住你的手,明明知道你脑子里就是一团浆糊,还要“指导”你:“发力的感觉就像是从腰,沿着后背到上肢,会显得很挺拔。”你这下连耳朵都红了,慌忙的想挣开他的手。方思明低声笑了笑,看你羞的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便收起玩心正儿八经的指导了。
今天份的“调教”完成后,你俩像小时候一样,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
你依旧穿着校服,方思明却是板正的西装,你不由得感叹一句时光飞逝,君生我未生。
方思明忽然轻咳了一声,把头偏向一边,拉着你的手:“你这个队长都怎么做的,可以想见你们队水平有多差。”
“你说是名校毕业,怎么不留在国外发展,来我们学校当老师。”你毫不客气的讽刺回去。
没想到方思明停下脚步,捏着你的下巴极为正经的说:“你要是不在这里,我才不来这破地方。”
你好不容易恢复正常的脸又“腾”的一下红了。
方思明弯下腰,亲了亲你的嘴唇,揉揉你的头:“身材这么好,怎么能给别的男人看。小蠢货。”

“回家吧,公主殿下。”

[原随云·音乐老师]
“你知道我看见老原第一眼的印象是什么吗?”你听着激情澎湃的军旅歌,和同桌说悄悄话,“第一眼就觉得是瞎子阿炳噗哈哈……”
然而你忘了瞎子耳朵都不错。

“帮我把这些乐器搬器材室。”原随云指着大大小小的乐器对你发号施令。
“我一个人干?”你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是。谁让我瞎子阿炳?”原随云坐在窗边,准确的摸到咖啡杯,抿了一口。
祸从口出。
你看了看四下无人,赶紧跑过去搂住原随云劲瘦的腰撒娇:“原总……你不爱我了吗……”
原随云笑着偏头:“我听不见。”
你抿了一下嘴唇,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行不行?”
原随云继续保持微笑不说话。
你只好再凑上去,在他脸上胡乱的亲着。一不小心没站稳,膝盖蹭到了不该蹭的地方。
你感受到他忽然乱起来的呼吸,慌乱的想跑,却被原随云拽到怀里。
原随云拉上窗帘,把你抱到合唱台的台阶上,俯身吻你。
“原随云,这里不行,有人!”
“没人。”原随云在你脖子上咬了一口,“不觉得很刺激吗?”
“我一点也不觉得……唔……”
夸父逐日。

[萧疏寒·教导主任]
你们学校的教导主任简直就是宝藏!
在全国用霸王的大趋势下,萧疏寒是极少数的不秃顶的教导主任,比大熊猫还稀有。
每当夏令营几个学校的女孩聚众骂秃头教导主任的时候,你永远插不进话,偶尔来一句“我觉得我们教导主任挺好的”,就要被千夫所指。
作为他的课代表,你真的觉得他挺好的。
你坐在教导主任办公室里,面前是杯热气腾腾的绿茶。亲爱的教导主任浏览着文件,头也不抬:“说吧,怎么考这么差?”
你支支吾吾的交代了最近看言情小说的事。“关键是里面描写生动,很有画面感,男主又是外表禁欲内里暖男型,情不自禁的就……”
你听见他叹口气,颇为头疼的说:“咱们两家是世交,我要是带不好你,怎么和叔叔阿姨交代?小说给我看看。”
你乖乖的在书包里翻,萧疏寒瞥见一包粉红色的纸巾和半瓶汽水,眼睛微眯,起身拿走了你面前的绿茶,给你换了杯白开水。
你拿着小说乖乖呈给萧疏寒,看着面前突然变身的白开水一脸懵逼。
萧疏寒看看花花绿绿的封面,随便扒拉两下里面的内容,然后就把书扔到一边:“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还敢喝汽水,嗯?”萧疏寒把水往你面前推了推,“这几天不许吃冰的,也不许喝汽水!”
你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心早就扶摇直上九万里。
啊,暖男的力量!
“哥,我这几天没内啥。”
萧疏寒一愣。
“我只是懒得收拾。”
“反正下个月还是要拿出来用的啊。”
“……在学校别叫哥”萧疏寒耳朵尖悄悄红了,你支着头,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从耳朵尖红到耳朵根,再到白皙的脸上。

“行了行了,下次考好了就还给你,不告诉叔叔阿姨行了吧?”
“还叫叔叔阿姨呢,叫爸妈多好啊。”
“咳,胡、胡闹!”

——————————————
求评论,评论的你们最可爱!
下一篇学生组

评论(22)

热度(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