晦朔璃灯

人间已晚,山河已秋

【楚/原/方/兰×你】深渊之手

大太刀预警(并不)
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
这是插在心尖尖上的一把刀不谢
是的我是刀具厂老板
ooc致歉,我不是要故意渣各位男神的
喝感冒灵时忽然有一个沙雕脑洞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标题就是乱取的

“如果你在攀爬之时看见深渊上有一只手,一定要小心。”
“因为你不知道他是打算拉你一把,还是把你重新送回去。”

【楚留香】
你听说楚留香和张洁洁和离了。
楚留香在金陵茶馆找到你,草率的一顿酒互诉衷肠后,三媒六聘的娶了你过门。
没有高朋满座,只有胡铁花和张三几个来了。
没有十里红妆,唯一能让你惊叹的是那一对龙凤花烛。
圆房之时,楚留香喝的大醉。
你从未见过他如此颓废的模样。
你甚至从未见过他喝醉。
他一把掀了你的盖头,连交杯酒都不喝,就欺身上来吻你。
颠鸾倒凤之时,你听见他带着醉意在你耳边说:

“你的身体,和洁洁一样软……”

【原随云】
你被关在黑暗潮湿的地牢许久,已经不知晨昏,不知何日。
一道灯光晃来,你紧闭着眼,下意识的护住小腹。
金灵芝跟在随从后面,端着一碗散发着腥气的浓黑汤药。
“喝了它。公子的孩子,你不配有。”
你跪着向后退去,金灵芝步步紧逼,直到把你逼在角落。
“不……我不喝……我要见随云!”你挣扎着想要推开金灵芝,却被一个人捉住。
那双手曾经在你身上流连无数次,你浑身一震,随后滚下眼泪来:“随云……你救救我,救救你的孩子……”
金灵芝一脚踹开你:“拿开你的脏手!不喝是吧?来人,给我灌下去!”
你被人扯起来,强硬的掰开嘴。那碗药将要灌下去时,你听见原随云终于开口:“慢。”
你惊喜的看着他,眼里全是激动:“随云,我就知道,你还念着……”

“她怕苦,先给她颗糖。”

你瞪大了眼睛,绝望的看着那个背影。原来,所有人在他眼里,都不值一提。
是了,他眼瞎,他看不见你眼中的哀求。
山盟海誓,全是虚妄。沧海桑田,白云苍狗,你深陷其中,挣不开洪流……
你没有破口大骂,只是痴痴的笑了,乖顺的含下一块糖。
尽管只有我入戏,我也陪你演完这一场。

“不好意思,我和你的旧情,只值那一颗糖。”

【方思明】
“对不起。”
你被一只手贯穿心脏,剧痛让你跌倒在地,你缩成一团,看着方思明正在往下滴血的那只手。
“为什么……”你想问他,为什么绿萝受伤,你方思明便要你爪牙一只手;而你呢,那个所谓的“一生知己”却惨死于他手下。
可是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因为你根本不算什么。
“对不起,天下有无数蠢货,可我只有一个义父。”
你怔愣一瞬,无声的仰天大笑,鲜血源源不断的从你口里流出。
你用恶毒的眼神诅咒他,方思明,你既如此善恶不分,我便祝你孤家寡人,无人可依,一世孤寂!
方思明漠然的看着你眼中让你目眦欲裂的狠意,那种平日能够让你心疼十日的眼神如今掀不起丝毫波澜。
你听见他声音中的冷硬,带着阴煞至极的寒气凝住你的血。
“我在神龙帮救你一命,你今天还给我好不好?”

【南无生/兰花】
“你还没看明白吗,我的孩子?你只是一把会说话的刀而已。”
你眼神已经失去了光彩,大雨把你身上的血迹冲刷的干干净净。
南无生见惯了一般,撑着伞飘然离开。

“人为鱼肉,我持刀俎。”

——————————
感觉南无生的最草率了……
各位男神其实我是爱你们的。
喝感冒灵想到打胎梗,然而懒得码一个完整的故事,因此码了个刀具四件套
其实这是我认为的男神正确打开方式。(除了南无生。他的脑洞来自《默读》里的范思远。暗香口号有更改)

评论(46)

热度(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