晦朔璃灯

人间已晚,山河已秋

【蔡/胡/南/郑/方】今天不想好好学习只想谈恋爱

ooc会有
现代高中paro
甜饼尝试
有bug请见谅
BGM《可不可以》—银临
分为老师组和学生组两组
老师组请在我的主页找

【风华正茂组】

[蔡居诚·青梅竹马]
你的青梅竹马蔡同学是一个毫不留情碾压少女所有美好幻想的人,人称“少女心粉碎机”。
小时候在路边吃冰淇淋,蔡同学就会催:“能不能快点,我还要回家看动画片呢,吃那么多别胖死。”你鼓起勇气糊了他一脸冰淇淋。
现在你被他拉着往车站跑,蔡同学依然会催:“能不能快点,我还得回家看LPL直播呢,叫你出来玩还穿凉鞋,跑都跑不动。”你鼓起勇气用后跟踢他一脚。
电视里什么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海誓山盟刀山火海喜结连理的都是编剧瞎扯淡!
然后你们还是眼睁睁的看着返回市区的大巴开走了。
你坐在候车室里,看着窗外逐渐下斜的太阳,慌张的抓着蔡居诚的袖子,一遍又一遍的强调:“接下来是最后一趟车,你千万千万不能再打游戏忘时间了!”
蔡居诚“嘁”了一声:“你不拖我后腿就万幸了。”
你懒得和他计较,开始闭目养神。
然而你头一歪就靠在蔡居诚肩上睡着了。
蔡居诚感到肩膀上的你,手一哆嗦,一个技能直接放空,然后被人杀了。蔡居诚退出游戏一脸晦气的看着睡着的你,咬牙道:“你就是老天派来惩罚我的吧?”你没听清他说什么,迷迷糊糊咕哝一句:“别打游戏了,看着时间。”
蔡居诚翻了个白眼,正准备把你的脑袋从他肩膀上推开,结果手刚刚放在你脸上,就打消了这个罪恶的想法。蔡居诚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你的脸颊。
软软的,还挺好玩的。
然后他就不禁后悔自己以前浪费了多少资源,什么发泄球史莱姆,哪有你的脸解压?
你被他戳的有点难受,半睡半醒的撒娇:“阿诚,别闹……”你的声音软软糯糯,带着浓浓的鼻音,蔡居诚的耳朵尖一下子红了。
糟了,想抱着她睡。

第二天上学,一开门就看见蔡居诚靠着墙壁,看见你后史无前例的伸手接过你的书包。你听见他好似玩闹一样的话语,但是对上他的眼睛,才知道他的一本正经。
“嗳,早恋吗?”

[胡铁花·问题学生]
胡铁花和其他的青春期激素分泌过剩的学生一样,精神亢奋的作自己的身体。
抽烟喝酒,加上他那不烫自卷的头简直就是一个典型问题学生!
“放学后请你去吃冰淇淋?”胡铁花也不听课,趴在桌子上看你的侧脸。
“吃个毛线。别打扰我听课。”你没好气地按着他的头发把他的脸搬过去。

放学后你和面前的毛线球大眼瞪小眼。
“老胡,我该说你什么好。”
胡铁花堵住门,坏笑着说:“二选一,不然不许走。”
你思考了一会儿,拿起毛线球:“小孩子才做选择,我两个都要。”
胡铁花愣了一秒,随后开始了他的胡氏大笑:“就是喜欢你这么爽快的人……唔!”
你把毛线球塞进他嘴里,拉着他往哈根达斯的方向走去:“我吃,你看着。”
胡铁花被拖着走了两步立马把你拽住,你现在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平时没轻没重的多了,都忘了这个混球能把美丽多姿的级部主任几句话气哭的光荣战迹。
你虽然很自恋,但是也清楚自己的颜值绝对不会让胡铁花怜香惜玉。
胡铁花把毛线球拿出来,吐了一口满嘴的绒绒,痞笑着问:“大王这是要把奴家绑起来当压寨夫人吗?”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忽然听他尖声尖气的来一句,你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在他胸口捶了一拳:“我又不是男的,管你呢!”
“诶,对了。”胡铁花买了两根烤肠,递给你一根,“那么夫人要不要跟我上黑风寨啊?”
你看着他孩子气一样的笑容,忽然咂摸出来一种可爱的味道,红着脸佯装淡定的直视着他。
“……不是说去吃冰淇淋吗?”

后来你发现去食堂打饭的时候再也没有被小混混插过队。

“别叫我大嫂!”

[郑居和·文艺委员]
化妆间里,只有你们两个人。外面元旦晚会的嘈杂声模模糊糊的传过来,压轴的你俩在化妆间里坐了许久,还不见人叫你们上场。
你穿着露肩礼服,抱着热水袋哆嗦的像个拔毛鹌鹑。暖气偶尔吹过来都能让你舒服的呼出一口气。
“居和,还有多久?”你有气无力的抱着自己的胳膊,“我快冻昏了,双人舞估计要变独舞了。”
“校长后面还有教导主任和两个副校,估计要很久。”郑居和把你抱进怀里,“我抱着你,你还冷不冷?”他温和的脸近在咫尺,你却冻得无暇去犯花痴了,你翻个白眼:“正常的套路不应该是披外套吗?”
郑居和把脸凑过来和你脸贴脸:“脱了外套我也冷啊。再说,外套哪有我这个活生生的大活人暖和?”
你看了看自己,该露的地方还是在空气中冒鸡皮疙瘩,还不如外套呢!
“那……活动活动?”郑居和翩翩公子一样的气质让你信了他的鬼话,等到感受到唇上的温热时,郑居和已经一发不可收拾。
“你滚,谁让你这样运动了!”你逮到一个空隙,赶紧推开了他,红着脸喘气。
“看看,脸红了不是?有成效的嘛!”郑居和揉揉你的脸,又将你压在化妆台上,在冬日里给你“送温暖”。
他温暖的手覆上你的肩头,轻柔的亲吻你的薄唇,丝毫不在意你的口红蹭到了他的白衬衫。呼吸相闻,你情不自禁的回抱住他,郑居和笑笑,动作更加缠绵悱恻。
推门进来的萧居棠表示有了新的素材。
郑居和回头一笑犹如磨刀霍霍向猪羊。
[南无生·纪律委员]
坐在你前面的南无生回过头,在你桌上放了一张纸条。
“放学别走?卧槽,摊上事了。”

“知道纪律委员是干嘛的吗?”南无生含着棒棒糖,笑着看你。由于不分黑白的出门打伞,他的脸就跟瓷一样白的晃眼。
你避开那“圣光”,心里正想着回家后组队下副本开荒,两片嘴唇一开一合不经大脑就说了真心话:“打小报告的小太监呗。”
然后你反应过来自己面前坐的就是“太监总管”。
南无生也不恼,敲了敲你的额头:“那你当不当小太监?”
你回给他一个“你是猪吗”的眼神:“我很少看八卦的,你应该去找张三。”
“有好处的。”南无生支腮微笑着看你,“你不是发愁怎么接近我吗?”
“……太监总管能不能不要胡说八道?”你嘴上说的漫不经心,心里慌得一批,思索着是不是张三嘴不严实。
南无生悄无声息的坐到你身边,换了一种低沉磁性的声音:“之前在展子上聊的好好的,怎么翻脸不认人了?”
你慌忙站起来看着南无生,确认过眼神,不是展子上撩的人……吧?
“以后不要看着别的男人长得不错就扩列搭话知道吗?”南无生起身双手撑在你耳侧,以标准的壁咚姿势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你,“你爸爸化完妆亲妈都不认识。万一是坏人怎么办?”
“我靠你该不会就是cn兰花先生的那个……”你听到了世界观崩塌的声音。
南无生冷笑一声,坐在桌子上,腿懒散的搭在你的椅子上,看着你靠着墙刷新世界观:“不知道是你傻还是我套话的本事厉害,哄两句就全交代了,还向我求助问我喜欢纪律委员怎么办,你以为我知心姐姐?”
“谁能想到你会说自己是太监总管啊!”你捂着脸面壁中。
南无生牵着你的手腕,把你的手攥在掌心,看着你窘迫的表情,笑出声来:“你说你怎么这么傻,真是得要我看着你,省的被‘热心网友’拐跑了。”
“毕竟愚人不可自赎。”

[方思明·邻家哥哥·特别篇]
那年你刚刚上初中,趴在自家小花园的阴凉角落写暑假作业。今天是最后一天,你看着越来越少的作业欣慰的揉了揉酸痛的脖子。方思明上完舞蹈专业课回来,欣长挺拔的身影像一束光,照亮了你在作业堆里的黑暗青春。
“思明哥哥!”你扔下笔扑过去。方思明揉了揉你的头,脸上是浅浅的笑容:“作业写完了吗?”随后从身后拿出一枝白玫瑰来,“小公主,开学快乐。”
“开学还快乐……”你抱着他的胳膊撒娇。
“都多大了,还撒娇,羞不羞?”方思明捏捏你的脸,忽而脸上闪过一丝忧郁,“以后就不能经常对我撒娇了。”
你疑惑的抬头,方思明解释道:“我要去别的城市读大学了,念舞蹈专业。”
“可是哥哥你文化课成绩很好啊……”
“我爸妈想让我当个舞蹈家。”方思明和你坐在椅子上,表情上并没有什么不悦。“那哥哥喜欢吗?”“我……我没有目标,他们既然给我规划好了一条路,我便走吧。”
你默默地揽住他的脖子,他的体温透过薄薄的白衬衫传到你身上,是夏天最青涩的美好。

“妈,思明哥哥是不是回来了?”你脱下鞋子,顾不得扔下书包就问厨房里的母上大人。
“嗯。你看看人家,名牌大学毕业,明年开春还要去国外,兴许一辈子都能在国外发展。你看看你,下学期就中考了,还不努力。”
“国外!?”你手里的书包“哐啷”一声掉到地上,好像掉进了冰窟,你想都不敢多想,推门而出,不理会母上大人的一连串追问。
你刚准备去方思明家,就看见他已经在小花园等你了。他穿着纯黑的羊毛大衣,银白的头发显出一股忧郁的气息。
你跑过去搂住他的腰,开口就问:“思明哥哥,你要出国了?”
方思明点点头,像往常一样揉揉你的头发。“家里人都准备好了,我兴许还会移民到国外。”
“会回来吗?”你鼻子发酸,冷风一吹眼泪就掉下来了,很快的被方思明的衣服吸干。
“也许……不会。”方思明拥紧你,头埋在你肩窝,“别哭。我不敢给你希望,我怕我会失约。”
你哭的越发厉害,抽抽搭搭的说:“其实,思明哥哥我喜欢你……我、我很小的时候就很喜欢你……你就像我的王子殿下一样……”
“我不是要拦住你……我只是怕、怕以后真的见不到你了……我要是不说,我一定会后悔一辈子的……”
方思明听着你抽抽噎噎的表白,眼眶也悄悄红了。
仿佛这世界,忽然间盛情。让偷恋的人,竟相隔无隙。一点小心思,能写进哪里?好吧,先生,其实啊其实,我很中意你,希望有一天,我能知会你,不失体面地,却也不刻意。我想我会常梦到你,在很多年间的,每一个梦里。

“思明,国外明明有发展的大好机会,你回来干嘛!”方父在书房里失态的冲着方思明拍桌子。“哎呀你能不能听听孩子的话,冲孩子发什么火啊?”方母拍拍老头子的肩膀,示意方思明。
“爸,以前,我没有目标,我不知道该做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去做。您给我指了一条路,我义无反顾的去走。”
“可是爸,我现在知道我要干什么,我离不开她,我喜欢她,我想把她一辈子宠着。”方思明想起那张梦里反复出现的脸,嘴角不由自主的噙着笑。
“就冲着那丫头的一句话,你就要毁了自己的大好人生?”方父不顾方母的劝阻,把茶杯往地上一摔,茶水打湿了方思明的裤脚,狼狈的贴着他的腿。
“爸,什么是大好人生?”方思明毫不畏惧的直视方父,字字铿锵,“家训说过‘宁可人负我,切莫我负人’我不负她,能给她一辈子的承诺,我不后悔。”
“你!”方父完全不顾形象,指着方思明,“你给我跪着好好反省,还敢用家训教训你老子,反天了你!”
“爸,你就是让我跪一辈子,我也要怎么做。”方思明并没有动怒,语气分外平静,“我爷爷当初不也反对过你和我妈吗?”
“不一样!”
“没有不一样!爸,你后悔娶我妈吗?”
“我……”方父一时说不出话来,冲着方思明没好气地命令道,“你滚回房间去,自己准备简历材料,别烦老子!”随后便和方母互相搀扶着出门买菜。
方思明看着房间里你和他在游乐园的合照,脸上挂着浅浅的笑。

“同学们,大家好。”
你看着面前和煦的笑着的方思明,眼眶一下子红了。
没有他的日子仿佛一场大梦,今天才醒来,看见他,才觉得自己活在现实。
……
“不是说不回来吗?”
“小蠢货,我是说也许。”
“而且你不是不舍得吗,我怎么忍心让你难过?”

“况且我也怕我后悔一辈子。”

春花谢一地,却造出梦境,连枕被也都弥散着香气。迷蒙中胜似,最真实记忆。一觉醒来,果然啊果然,还是中意你。在这个梦里,有人告诉我,若诚心诚意,则初会有期。那你听不听,一个小秘密,“如果如果,我说了喜欢,问你可不可以”。

——————————————
方思明的故事其实是出于自己的一个小私心,真的很想告诉大家他俩都是学生时的故事,因此也把方思明放在了风华正茂组作为特别篇。
评论区的你们最可爱!

评论(5)

热度(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