晦朔璃灯

人间已晚,山河已秋

【楚/原/方/兰×你】释厄

你们要的反虐,虽然说虐不起来
接前文
http://baimo171.lofter.com/post/1f54dd65_ef4c0e00
同时感谢  @给你花花     提供原总的思路
这个真的不会虐了
真的不会虐别人,只会虐自己/绝望
ooc预警

【楚留香】斯德哥尔摩日记
六月初三
我向他酒里加了东西,把他关在地下暗室。我不是张洁洁,我没有那么爱他。
六月初四
他醒了,一开始还有点迷糊,随后便笑着问:“夫人,新玩法?”笑的很假,语气里没有丝毫的感情,就像他在风月场,每日逢场作戏一样,我就是那些妓子,每日挖空心思琢磨着肉体的新玩法。
“是,新玩法。”玩不死你。
六月初六
他觉得不对劲,因为自始至终我只在昨天碰过他一次。而且他使不出来力气。他用一种看敌人的眼神看着我,命令我放开他。
“胡铁花不会饶了你,你就不想想被发现了怎么办!”
我很喜欢他的气急败坏,至少在我面前,他终于有了一点点人气。
“我说了,成亲第二天你就出去找张洁洁了,他们深信不疑。你看看,你在别人眼里是个什么东西。”
六月初十
楚留香的精神开始崩塌,今天我进来的时候,他竟然有些怕我。我看着他湛蓝的眼睛,瘦的凹陷下来的脸颊,满意的亲上他的唇角。
只有我,能让他从风流倜傥,变得形销骨立。
过程?不重要。

……

七月初一
畏光,见到我时会像小孩子一样抱着我。
“你知道张洁洁吗?她好不好?”我让他枕在我腿上,摸着他的头发。
“你要把我送人吗?”楚留香立刻翻身起来,紧紧的抱着我。成年男子大多都是很有力气,我呛了一下,快把肺咳出来他也不撒手。
“怎么会咳……你永远是我的……我永远是你的咳咳……”
我在慢慢抽干他的灵魂。我只要他的皮囊,因为我知道他的灵魂永远不可能属于我。
没关系,我小的时候玩过布偶娃娃。
七月初四
我解开了他的禁锢。他感受到自己充沛的内力和轻盈的身体,一时有点茫然。
“你可以走了。”我喝着水,看都不看他。
楚留香小心的走过来,一副小孩子犯错的样子:“你生我气了吗?”他乖顺的给我捏肩,我亲亲他的手揉揉他的脸道:“真是个乖孩子。”
七月初七
张洁洁成亲,我领着楚留香去看一眼。刚刚出来的时候,他居然十分畏光,只能钻到我的伞下,才恢复成人样。
呵,意外收获。
我牵着他的手,在拥挤的人群中看花轿匆匆抬过。
忽而一阵妖风吹过,花轿的帘子被掀了起来,里面的人虽然盖着盖头,但是看身形就知道是个美人。
楚留香一下子挣脱你的手,往花轿的方向跑去,可是人群太过于密集,他寸步难行。楚留香一点脚尖就要踩着人头过去,你悠悠开口:“去了,就不要回来。”
“我见过她。”楚留香神情笃定而坚决,“我想去看她。”
我作势要走,他便立刻回来拉住我的手,亲了一下我的脸颊。
“我不去了,你别离开我。”
七月初八
我重新把楚留香关了起来。
我们都被关了起来。
大笼子套着小笼子。
楚留香在小笼子里,
我在哪个大笼子里?
谁最爱你,楚留香?
你最爱谁,楚留香?

你在哪个大笼子里?

【原随云】如影随形
最近老是感觉有人跟着我。和死在地牢的那个一样,都喜欢跟着别人转,很烦。
我让人去抓那个尾随者,无果。
那就是她了,阴魂不散。
我似乎能想象出她当时在地牢有多害怕绝望。没关系,她不是唯一一个被我下手的人,应该会心理平衡的。
就是最近冷清了些而已。
我吩咐下去,让他们把那些死人直接扔海里,蝙蝠岛没地方。
还有,得给那些女人灌红花,省的身娇体软,打个孩子都能死。
至于那个人,封棺送回门派吧。
我猜她不会喜欢这里。
【方思明】艺术人生
你服下一颗回魂丹(我忘了叫什么了),心肌和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你一个鲤鱼打挺,剑指方思明咽喉:“刚刚那条命,是我还你的。”
“这次,你该把心还给我了。”
“……”




“停!”你把血浆一抹,找了个干净地方一屁股坐下,“为什么一到这里你就卡了?”
方思明无辜的舔舔爪子上的血。枇杷膏好吃,不能浪费。“你又不告诉我怎么说,我当然得想想啊小蠢货。”
“师姐!”你憋屈的看着坐在你家院子里的高亚男,“管管你师弟,他顶嘴!”
高亚男趴在华真真的肩上,嘿嘿一笑:“别看我,我是来看实景演艺的。话说故事真的是这样吗?”
你躺在地上,丝毫不顾及尘土:“当然……不是。我只是在想象如果当时明明杀了我会怎么样。”
“并且还非要有观众。”方思明把你拉起来,拍干净身上的土,“想想就行了,还非要演出来。”
你送给他一个白眼。
“其实你和我要你的心是不对的。”方思明忽然一本正经的说,“我的心也在你那里。”
“嘶……对吼。所以咱们两个的心换过来了,所以你还是方思明吗?我们会因为部分记忆或身体上的改变而变得不是我们自己吗?”
方思明听了你的话,陷入沉思。
高亚男:我为什么要看这两个傻*讨论哲学……

【南无生/兰花先生】
“从此以后,我少了一把稀世宝刀,一把无法替代的刀,一把体贴入微的刀。”
“其实严格来说也不算刀折了,它还在我心里无孔不入,伺机而动。”
——————————
是的,兰花先生又又短小了。
不想虐明明啊……
囚禁梗我觉得我都要用烂了……(这和那篇连载有区别吗……)
原总的梗来自 @给你花花
谢谢亲爱的。
斯德哥尔摩症状我并不是很清楚,因此切莫当真,也不要付诸行动!

评论(12)

热度(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