晦朔璃灯

人间已晚,山河已秋

风流债【四】

楚留香×你(华山女/其他门派请自行带入) ooc严重ooc
黑化
脱坑两个月留念
与主线牵扯不大
香帅~被关小黑屋辣! ————————————————
楚留香皱眉,如果现在是个美人手脚不老实,他一定不会踹开这个美人。如果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他真的有可能动粗。
然而黑灯瞎火的环境不允许香帅在此人美丑上做出判断。
他现在连自己的脚都看不见,楚留香不愿意因为恶心到自己而误伤美人。
这里青楼嘛,哪有丑的妓子?
“姑娘?”他只能凭借对方偶尔触碰到自己的触感猜测她的性别。
对方动作稍稍停顿,“咕——”的哼哼一声,就像骨折后骨头断面相互摩擦一样的声音在一片漆黑中诡异非常。
楚留香立刻意识到不对劲,摸索着解开绳子。似乎只是为了走过场,绳子系的非常草率,几乎一挣就能解开。
楚留香寻着细微的声响,伸出手去,触碰到了一只皮包骨的胳膊,随后便听见了“嗷”的一声,尖厉的不似人声,如同利刃划过琉璃,让人头皮发麻。
某处似乎有光线传来,楚留香望去,是你提着灯在角落观察。
是的,观察。
你以一种看畜生的眼神看向楚留香的身侧。
一滴火星飞溅在墙壁的蜡烛上,顿时所有蜡烛次第亮起,将整个暗室不留死角的照亮。
楚留香被这突然的光刺痛眼球,紧闭双眼,抬起衣袖避光。
眼前一片炫彩过去,楚留香勉勉强强睁开眼,就觉得“轰——”的一声,面前的一切几乎要将他的头皮掀起来:
十数名女子或坐或跪,或爬行或匍匐,全都是皮包骨头如同魑魅魍魉,衣不蔽体,有的流着涎水,有的躺着一动不动似乎已经驾鹤西去,有的张着嘴发出无声的叫唤,身上有大大小小的伤痕,有的伤口已经在夏天化脓,幸而楚留香鼻子不好使,闻不到腐臭味儿。
墙上有已经干涸的血迹,似乎告诉来客这些女子遭受非人的待遇。
楚留香脚边的女子见了你,叫的越发凄厉,伸手扒住楚留香的腿,向他身后躲去。 几乎是同时,你拔剑斩下她那只手。
血喷出来污染了楚留香雪白的衣袍。那只手臂上,有万圣阁的图腾。
那名女子登时晕厥过去,而剩下的女人兴奋的嚎叫,似乎迫不及待的想去舔那些血,被你瞪过去一眼,立刻老实了,乖乖的停下脚步,喉咙里发出不甘的“咕咕”声。
你看见楚留香的脸色,慌张的把手里还在滴血的剑收起来,不知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辩解:“她们,她们自己跑出来了……不是我故意放出来吓唬你的……”你快步走上前去,抓住楚留香的外衣往下剥,尽量保持气息的平稳,“你衣服脏了,换下来吧。这就是一场梦,忘了就好。”
血衣如同一片带血的羽毛,轻巧的落地,立刻有个女子爬过去想拿那件衣服尝尝上面的血,你抽出一支发簪,将那女子的手钉在地上。
不顾那女子嗷嗷惨叫,你低着头,神情偏执:“你的东西,别人不准碰,就是你不要的,也不许。”
楚留香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几滴血溅在你的白裙角上,如同雪天红梅,不同的是,你是那被封印千年的业障,缓缓的半睁开沉睡的双眼。
灯火摇曳,你脸上晦暗不明。
“你做了什么?”
还是这句话。
“我们,只能以这句话开场吗?”你把手里的灯笼放下来,扯住他的衣袖,试探的开口。
你病态的喜怒无常,让楚留香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他生怕哪句话说错了刺激到你让你再冲动杀了人,然而地上尚未干涸的血如同你的斑斑劣迹,铁锈味似乎钻进他不甚灵敏的鼻子。一个个生命在暗无天日中被虐待,他楚留香踏遍江湖手上没有任何人的命,又如何容忍别人如此暴虐,更何况这个人,是你。
你听见他用极力克制的声音质问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赶紧指着一个说:“香帅,这个是万圣阁埋在玉剑公主身边的奸细……这个这个,这个是蝙蝠岛的人……”
“他们也是命。”楚留香看着你慌乱的动作,忍无可忍。
你吓得抖了抖,依旧嘴硬道:“那是他们罪有应得……他们想颠覆正道……死不足惜!”
楚留香看着你像个孩子掀了邻居家的瓦还要找隔壁小孩顶包一样的神情,捏住你的下巴,把你的脸扳过来,一字一顿的说:“那也要给他们个痛快,你这样折磨别人,有违人道。而且自然会有人处置她们,不需要你……”
“就是说,我不配呗?”你低头咬住他的一根手指,眼里似乎有一片熔岩,所有从那双眼睛里窥视你内心的人,都会被烧的渣也不剩。
楚留香暗叫不好,随后他便腰上一软,跌坐在椅子上。
你拥住他,把头埋在他肩窝,低声道:“是,我算什么。不过我通过她们发现,不管什么人,只要你适时的给她一点点希望,把她推入地狱的时候,她就会受到双倍以上的伤害。她们在希望与绝望间挣扎,很快就会疯掉。”
“我想,我应该也可以对你这样。”
“等着你像她们一样疯了,就没人喜欢你了,但是我不会嫌弃你的。”
“这样,我就可以把你困在我身边,每天看着你。”
“给你绾发,给你洗衣服。”
“带你看花,喂你吃饭。”
“还要去骑马,到龙渊去钓鱼。”
“你离了我就不行,我离了你也不能活……”
“够了。”他暴怒的掀开你,打断你的低语,“你真的是……”
楚留香不舍得骂出口来。而你跌坐在地上,似乎与早上的情景重叠,你却没有笑出来,而是默默垂泪。
身边如同厉鬼的咆哮,安静到诡异的暗室,一个纤弱默默垂泪的女子,似乎你才是受害者。谁都不会相信你的手段多么残忍,你和朱文圭一样面目可憎,用近乎疯狂的手段去实现自己的那段执念。
虽然明明知道这些人落到别人手上也是一样的下场,可是楚留香就会因为下手的人是你而发火。他宁愿相信你还是那个不经世事、毛毛躁躁的女孩,也不愿面对用自己的暧昧而一手催生的魔鬼。
你拽着他一截衣袖,如同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我也觉得把你变成疯子于心不忍,毕竟我也曾经为了你的身姿着迷……”你脸上染了一层红晕,痴痴的笑,如同少女怀春。
楚留香蹲下身子,把你揽进怀里。你问:“是不是只有那些像你一样的有名望的人才能处置她们?”
“嗯。”
“那你会处置我吗?”
你感到他的怀抱更用力了些。
“不会。”
你无端的选择无条件的相信他。
“你要乖乖的,我会照顾你,直到你和以前一样。”
“那是不是我好了你就走了?”
“……”
“那我不变好了好不好?”
“……”
……
暗室里,楚留香抱着你,听着你喃喃的低语,默不作声。
他从来没想过把自己和另外一个人绑起来,他爱好自由,崇尚逍遥。他不敢给你保证,生怕你和那些女人一样,经历希望与绝望之间的挣扎。
这种近乎定下终身的话,任凭是谁都要仔细思考后才能开口。
何况要不停猜测你的内心,对于浪子而言,简直就是最难忍的枷锁。
他的沉默引起你的不满,你咬了咬他的耳垂,催促他快说。而楚留香环顾四周,转移话题:“咳,那什么,你给她们换个地方关起来吧……叫玉剑山庄的人吧……”
你眼眸黯了黯,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你派荼靡请来玉剑山庄的人处理这些奸细,只说是这些女人到你手上时就已经用了这种方式灭口。
楚留香站在你身后,对前来交接的人点头示意,揽住你的肩膀。
那人带着一群嗷嗷叫的活死人走后,楚留香低下头来,在你唇上落下蜻蜓点水的一吻:“今天表现很乖。”就像是重新开始培养你一样。
你略有不甘的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哼”了一声,一转眼又成了那个一笑万骨枯的华容夫人。
金钗累累,花鬓微垂,晚风卷起你的衣摆,身后似有骇浪翻滚,世事浮沉。楚留香的身影在斜阳下被拉长,尖锐成一把利刃……
————————————
下一章有可能是小甜饼,我准备攒把大刀
可能我的大刀和你们的标准不一样吧/扶额笑哭
就是要一边虐香帅一边虐自己
并且把自己虐成蛇精病(并不)

评论(12)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