晦朔璃灯

人间已晚,山河已秋

风流债【二】

楚留香×你(华山女/其他门派请自行带入) ooc严重ooc 热衷于虐香帅和自己 脱坑两个月留念 与主线牵扯不大 不喜欢的可以跳过了 后文走链接 滴滴,深夜小破车 前方高能预警 ———————————————— 路上,你的手好不安分,细嫩的手指划过他的下巴,喉结,没入衣领,随后描摹他锁骨的形状。 廊上明灯摇曳,他脸上忽明忽暗,看不清他的表情。唯有愈发沉重和急促的喘息萦绕耳边,你很得意。能够让香帅如此心跳紊乱的,恐怕只有你了。 楚留香一脚踹开房门,把你放下。你刚刚回身关上房门,楚留香就把你拥在怀里,力度大的惊人。你没有推就,只是娇嗔的拂过他的脖颈,一副做惯了的样子。 “这四年,你去了哪里!”他对你的动作感到恼怒,一只手掐住你下巴,强迫你抬起头看着他。 他越发好看了,岁月的磨砺让他有一种淡淡的沧桑感,浅色的眼瞳如同一汪深潭,你的倒影在他眼里笑的妩媚。 你一本正经的握住他的手腕,装作不解:“楚公子这是怎么了?当年不是你把我推开,意思让我滚远点吗?” “我没有……” “香帅花了一颗真心,就是来和妾身说你我的?”你不安分的扭了扭身子,膝盖状似无意地触碰到他的某处,那里硬挺有点吓人。指尖轻轻缠绕着楚留香的长发,声音是酥到骨子里的柔媚,“还是说香帅的真心只不过是个骗局,你根本没有真心?” 楚留香有一瞬间的怔愣,多年的逢场作戏,不知道两片薄唇一开一合,多少“真心”交代了出去,第一次被人这么直接的询问,有一些慌乱。 你冷哼一声,推开他径直走到桌边,倒了两杯酒:“我也没心思吟风弄月了,只有陪酒了,爱喝不喝。” “陪酒?”楚留香的神情可以说是很难看了,你却趴在桌上,因为对他的表情满意而笑嘻嘻的看着他。从你的视角来看,某处的凸起真的是相当可观了。 “妾身坠入风尘四载,这种事自然是必须做的。”你递给他一杯酒,他饮了一口,一股辛辣横冲直撞,带着栀子花的怪味。他不怎么喜欢这个味道,放下杯子,继续刚才的问题:“这四年,你去了哪里,小友?” 你听见那一声“小友”,眼里顿时覆上一层冰霜,拈起他的酒杯,就着他喝过的地方仰头将酒一饮而尽,又给自己斟了一杯,手指习惯性的划过胸口,一副撩人邪火的妩媚:“楚公子,换个问题吧。不妨问我这些年陪过多少贵人?” ——————————————
https://shimo.im/docs/cICst83e4VQJ4sJU/ 点击链接查看「小破车~啊喂~」,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评论(29)

热度(113)